• 连接人,信息和资产

    和百万人一起成长

  • 2020年金融民工逆袭指南

    适合跳槽的小众领域大盘点!

小笔记:杠杆率

今天股债没有跷跷板。

作者:我是月颜如玉

来源:月颜如玉(ID:yyruyu)

上周国债期货连跌五天,多头毫无还手之力。在股票交易时间,债券被股票带着走,股票结束了,尾盘债券再上几个BP。

周一开盘,债市同业还沉浸在上周被空头支配的恐惧当中,五年十年都上了几个BP。

当股市再次发威,大家都觉得今天债券又要凉。

但是偏偏没有。

全天五年国开从最高点下行幅度近10BP,十年国开从最高点下行幅度近5BP,对应期限国债期货也大涨。(是的,现在国债期货涨两毛也算大涨了)

你问我啥原因?

我也不知道啊。

很多券商对下半年的宽信用仍然有所期待,我觉得下半年信用宽松的空间不大。

社科院最近公布了二季度杠杆率,政府部门、企业部门、居民部门三大部门的杠杆率有所提升是肯定的。

这其中企业部门杠杆率提升比政府部门快,这其实反直觉又不反常识。

之所以说反直觉,是因为上半年疫情之下,基建加速,特别国债专项债提高赤字各种操作,大家都觉得政府部门杠杆率应该提升最快,实则不然。

而不反常识,是因为企业部门的现金流恶化最严重,需要提高财务杠杆来维系正常运营。

经过17年的去杠杆,原本企业部门处于一个降杠杆的通道当中。但是2020年的加杠杆,使得当下的企业部门杠杆率甚至超过了17年的最高点,达到历史新高。

在将政府部门杠杆率拆分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地方政府加杠杆的速度远远超过中央政府。

实际上,政府部门的去杠杆15年就开始了,其中主要是地方政府的去杠杆,中央政府的杠杆率一直不高,近十年来中央政府的杠杆率一直非常稳定。

如果说未来还有谁有加杠杆的空间,那肯定是政府部门。

在此之前,居民部门杠杆率是提升最快的,但是这次速度有所放缓,这说明居民资产负债表破坏的比较严重,修复需要时间。(这同时也意味着地产销售很难起来)

从总体上看,三大部门的杠杆率均创下历史新高。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再无限制的宽信用,我想对于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和安全性也是不利的。

从金融监管体系最近的发声来看,大家也意识到无限制宽信用的负面影响,下半年社融增速放缓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月颜如玉”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好课推荐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