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产信息服务

关注

频繁爆雷致高管集体出走:安信失信,山穷水尽…

71.jpg

自古美人如良将,人间不许见白头,金融业大佬也跟美人和良将一样难呀。

1、兵败如山倒

2019年12月27日,强生控股一纸公告再次把安信信托推向风口浪尖。


强生控股称,其购买的“安信安赢42号·上海董家渡金融城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优先级)”(以下简称“安赢42号”),金额为1亿元,该计划目前已逾期,产品本益在2021年末也可能不能兑付。 

这已不是安信信托第一次逾期。

2018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迎来史上的最严调控,房地产信托业务逐步收紧。在此背景下,除了上述安赢42号,安信信托的安赢5号、安赢11号、安赢15号、安赢25号等房地产信托计划,也都出现了逾期违约。

有媒体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安信信托的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1500多亿元,其中500多亿元已逾期。此外,截至2019年12月20日,安信信托涉诉金额已超过100亿元,这些项目都涉及违规兜底担保,安信信托负有代偿责任。

频繁逾期之下,高管首先坐不住了,纷纷先撤为敬。 

业绩变脸是从2018年开始的,而自该年4月起,安信信托董秘武国建、负责财务工作的副总裁赵宝英、总裁杨晓波、合规总监朱文、三位独立董事朱荣恩、邵平、余云辉纷纷离职。2019年,安信信托董事长王少钦、副总裁兼董秘陶瑾宇辞职、监事马惠莉、冯之鑫离职。

据财新报道,从2019年7月开始,上海银保监局已派人入驻安信信托,“贴身监测”其自救进程。但到了最近,连监管也不得不承认,自救尝试几近失败。安信信托或将迎来股权重组,实控人高天国或将出清其持有的安信信托全部股权,以填补安信的资金黑洞。 

这焦头烂额的处境,可不像那个曾称霸行业的安信信托。

2、“天国”沦陷

1987年,安信信托前身鞍山信托成立,在90年代经股改后上市,此后十多年里,它都是上交所唯一上市的信托公司。
 
2002年,四川南充人高天国控制的上海国之杰入股,成为安信信托第一大股东,目前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52.44%股权。 
 
经过一系列整顿后,安信信托在2008年之后逐步走上正轨,一步步成为了行业龙头。

2008年至2013年间,安信信托归母净利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9.73%,从近2700万增加至2.79亿;营收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7.32%,从1.26亿增加至8.79亿。员工薪酬更是直观,从2014-2017年,员工人均收入超过100万。

但这一切辉煌,都在2018年戛然而止了。

当年,安信信托业绩全行业垫底,营收同比骤降96%至2.05亿;亏损18.33亿,同比下滑149.96%。安信信托的股价也大幅下滑。2019年年前三季度,安信信托业绩-0.27亿元,净利润再次下滑1533.6%,业内垫底。同时,其股价也重新跌回了三年前的水平。

有人分析,安信信托偏好小房地产项目,这些项目能有更高的定价权和收益率,但若市场下行,小项目不能抵抗风险,现金流就会失控,信托偿付即可能逾期。

一个庞然大物陷入困境,当然不止一个原因。在它一路腾飞的过程里,业内对其自融、管控混乱的质疑从未间断。

一位了解安信信托的业内人士指出,“安信信托很多项目,明眼人一看就不赚钱,但为什么几十亿就放出去了?还是内部风控问题,风险由安信信托兜底担保,过几年拍屁股自己走人了。”

有业内人士预计,在安信信托目前近1600亿元的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中,相当部分涉及自融,也就是资金投向了高天国与他人合作的项目。

用信托自融其实不难,上海的一位信托人士对易简财经(ID:ejfinance)指,信托行业是个牌照稀缺行业,这么多年就发了68张,银监会还表示不会批复新的,中国金融业实行分业经营,银行只能干银行的事情,保险只能做保险业务,证券只能做证券业务。

但信托公司是唯一能够横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和实业投资进行经营的金融机构。也就是说,信托牌照很多业务都可以搞,功能多、运用灵活,监管又是分业的,自然比较难管。

因此只要有信托牌照,能操作的空间就多了。
 

小编研究了下安信信托发行的产品,范围真的是相当的大,比如,于2011年开始发行的“安信•普惠民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期限8年。该信托计划是标准化产品与非标准化产品组合投资,具体配置方案就是将监管当时定义的标与非标范围写了一遍,还称“若遇特殊情况,受托人有权根据实际资金运用情况,调整投资比例”。 

范围划得如此宽,还多一个“特殊”条款,基本上就是随便投,想往哪投就往哪投。

3、天国初起

高天国,四川省南充市阆中县人,阆中地处川东北,历史上出过不少牛逼的风水大师,比如袁天罡,改开之后,又出了不少金融大佬,高天国就是其中之一,两者的共同点是都擅长风险管理。

高天国18岁参军,转业后进入位于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做到副局长。90年代初,他离开了体制,在海南得遇贵人,炒房起家,并顺利在房产泡沫中脱身。其后,他又进入百货业,入股盛极一时的郑州亚细亚商场,并藉此在各地设立仟村百货。

郑州亚细亚商场在90年代初红遍大江南北。它以优良的服务态度与售后,“堪比空姐”的服务员引当时风气之先,被视为中国百货零售业改革的里程碑。当时,央视甚至以亚细亚为主线拍摄6集电视专题片《商战》,节目播出两个月内,全国各地有180多家企业组团到亚细亚商场参观取经。 

随着地产版图逐步拓张,高天国慢慢摸索出套路,在资本市场上也开始如鱼得水。

就拿经典的昆明美亚大厦来说。1996年,由高天国注册成立的香港创安集团出资1800万元,在昆明买下美亚大厦1-5层共计2.4万平方米房产,作为昆明仟村百货的经营场地。

昆明仟村以美亚大厦为抵押物,向金融机构贷款,总金额超过3亿元。但最后,昆明仟村百货经营越来越差,这笔3亿的贷款成了坏账,金融机构只能把这3亿贷款当做不良资产,交给资产处理公司。

2005年左右,高天国控制的国之杰通过竞标昆明仟村债权、债权回购等方式,自己完成了债务重组。

 高天国的实业做得一般,但资本版图越来越广,慢慢形成了一个以金融、房地产、投资和百货四大领域为核心的资本帝国。2015年,高天国以89.5亿身家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90名。

4、流向达州帮 

在安信信托的资金流向中,中迪禾邦成了重要节点之一。以已逾期的安赢11号计划为例,该计划将资金投资于上海阆富实业,由上海阆富实业以股权和债权形式投入广州翰粤,广州翰粤将收到的资金用于收购标的公司70%股权,及其他开发。 同时,深圳逸合投资有限公司,需在每次信托资金投入前,按照不低于1:3的比例对项目公司投入相应资金。 

查阅股权可知,上述的广州翰粤,其股东就是高天国与中迪禾邦董事长李勤;而深圳逸合投资,也是中迪禾邦的间接附属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中迪禾邦涉及地产、商管、酒店、物业、金融、农业、影视多个板块;其中,地产与商管业务是其主要发力的方向。按照克而瑞公布的数据,2019年中迪禾邦实现销售额144.5亿元,排在130名,规模较小。

中迪禾邦董事长为李勤,是高天国的老乡,不但是老乡,而且同样地处川东北的达州,间隔阆中只有300公里。

而李勤所在的达州在资本市场也是长袖善舞。2015年,一股来自达州的资本力量横冲直撞,操控了金路集团重组、举牌成都路桥、首控集团,参与了广安爱众定增,入股四川美丰。

背后的操盘手李江东、李勤、唐誉媛、张贵林等均为四川达州人,“达州帮”因而声名大噪。但2018年之后,股权纷争不断,铩羽而归,也渐渐沉寂。

5、结语

高天国的资本运作手法并不罕见,通过与一些小地产公司的合作,搞了一堆“城市更新”信托计划;地产之外,则是若干以“新能源”或“蓝天”命名的光伏项目,然后再将这些项目引入资本市场变现。

安信像极了一个微型版本的中民投,但现在无论是中民投,还是泛海和海航,都已经进入了割肉去杠杆阶段,靠债务杠杆堆砌的繁华,终归是黯然退场。

非理性繁荣镀金时代正在结束,高天国如果出清安信信托股权,会全身而退么?
强生控股安信信托信托计划

微信群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资产界” 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 者、传递行业信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因作品 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资 产界(napazone)”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您发表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