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产信息服务

关注

一次闪崩重创“青岛首富”!120亿债券压顶,股权全遭冻结

邀你加入特殊资产行业投资交流群

近两年来,“山东焦化大王”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新大”)在债券市场可谓风雨飘摇。这家“青岛首富”王清涛麾下的中国民企500强先是遭遇债券闪崩,而后评级连降,王清涛的股权也全遭冻结。而如今,公司名下仍存续10只债券,总额高达120亿元。 

120亿债券危机

11月4日,中融新大发布公告称,因公司银行间市场债务融资工具余额占境内债券融资余额(包括债务融资工具、公司债和企业债)的比例为33.11%,超过了“18中融新大MTN001”、“18中融新大MTN002”等债券募集说明书中约定的24%的比例,触发了其中的投资者保护条款。

 

小债发现,自从2018年7月,中融新大遭遇债券闪崩之后,公司已先后5次发布触发投资者保护条款公告。 

而不断触发投资者保护条款,只是中融新大债务危机的冰山一角。

2018年7月18日,债券闪崩后不久,惠誉评级就将中融新大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IDR)从“BB-”降至“B-”,并将该公司的优先无担保评级从“BB-”下调至“B-”。

进入2019年后,评级下调仍在继续。9月5日,标准普尔将中融新大的评级从B降到CCC+,并列入负面评级观察。几天后,另一家国际评级巨头惠誉则将中融新大从B-降到CCC。 

而在国际评级机构对中融新大降级之前,国内评级机构联合评级在7月份,已将中融新大的评级由AAA调整为AA+。 

公开资料显示,中融新大创立于2003年,总部位于青岛,是以能源化工、金融投资、物流清洁能源、矿产资源开发为主业的国际化大型集团企业,为全国物流企业前十强,独立焦化企业产能全国名列前茅,有色金属矿产资源储量居世界前列。

2019年8月,中融新大以808亿元的营收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榜单第80位,连续第三年进入全国百强榜单。

据企业预警通显示,截至最新,中融新大境内待偿还债券余额为120.81亿元,存量只数10只。其中中期票据余额为40亿元,公司债券余额为80.81亿元。 

 

实控人股权全遭冻结

据2019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中融新大总资产为1535.86亿元,其中流动资产为438.61亿元,货币资金为37.41亿元。而截至2018年年底,中融新大的货币资金还有61.86亿元,降幅明显。 

而据联合评级7月发布的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的61.86亿元货币资金,也已较年初大幅减少43.48%。而且,其中 48.72 亿元货币资金受限,占货币资金的 78.76%。 

与日益紧张的货币资金相对的,是中融新大的债务情况。据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中融新大流动负债为127.77亿元,总负债合计609.05亿元。

据小债了解,中融新大的现金流情况也不容乐观。截至2019年9月底,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7.28亿元。而去年同期,这一数字则为42.92亿元。 

 

严重“失血”的情况下,中融新大的经营情况似乎也出现问题。前述三季报显示,其净利润为13.42亿元,而去年同期则为21.71亿元,降幅近乎腰斩。

 

而小债发现,中融新大财报中表现的问题,还只是其冰山一角。据天眼查显示,2019年7月至10月期间,中融新大先后9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标的总额为12.6亿元。

在此之前不久,2019年6月26日,中融新大实控人、董事长王清涛所持有的21.9亿元股权也遭到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期限至2022年6月25日。而公开资料可知,王清涛持股比例高达64.83%,目前已全部遭到冻结。

债券闪崩重创“青岛首富”

颇为戏剧化的是,2019年10月,胡润富豪榜发布,彼时股权已悉遭冻结的王清涛,仍以300亿身价再次位列“青岛首富”。 

公开资料显示,王清涛1962年出生于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改革开放之初,其曾从事煤炭经营业务,并很快掘到了人生路上的第一桶金。之后王清涛成立邹平县铁雄煤炭有限公司,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民营企业之一。

2003年6月,王清涛投资2亿元成立邹平铁雄焦化有限公司,即山东焦化集团前身。2009年,山东焦化集团在青岛正式成立,主营以煤制焦、煤化工、发电、燃气供应等。 

近年来,中融新大逐步向金控集团转型。2016年3月,山东焦化集团更名为中融新大集团。而在转型的过程中,王清涛的个人财富成倍增长,连续多年占据“青岛首富”的位置。

但是,爆发于2018年7月的债券闪崩危机,给王清涛苦心经营多年的商业帝国敲响了警钟。

2018年7月6日,由中融新大发行,评级为AAA的“15鲁焦01”与“15鲁焦02”闪崩,全天分别下跌17.94%与30.91%。紧接着,2018年7月9日,“15鲁焦01”与“15鲁焦02”再度闪崩,盘中最多下跌35.43%与26.9%。 

几天后,2018年7月11日,同样由中融新大发行的“18新大02”同样闪崩,盘中最大跌幅达72%。

这成为中融新大债务危机爆发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当时的危机,中融新大虽然暂时渡过,但市场对其债券违约风险的担忧却不断加剧,同时也引发了密集诉讼。此后,评级下调、股权冻结等事件频发,中融新大的处境也日益紧张。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资产界” 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 者、传递行业信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因作品 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资 产界(napazone)”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中融集团债券危机企业债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您发表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