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产信息服务

关注

爆仓、资金链断裂 2200亿市值、41家民营老板“卖壳”求生 国资大举接盘

2019年,对于上市公司的掌舵人而言,可谓是险象环生的一年。

2019年的日历即将翻到最后一页,然而不少上市公司的老板却未能“挺过”年关。

据Choice数据统计,截止到12月9日,2019年已完成控制权变更的上市公司数量已超过188家之多。其中,有41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个人,变更为国资委、地方国资委、地方政府等在内的“国资系”,占比超23%。

而据不完全统计,最近2周内,便有近3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实控人变更的相关公告。其中,乾景园林(603778)、鹿港文化(601599)、英飞拓(002528)、京天利(300399)等5家上市公司公告拟引入国资控股。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易主”的上市公司中,国资委、地方政府、中央事业单位等在内的“国资系”,依然是最大的买方力量之一,上述国资已经入主的41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超2196亿元。

2019年以来,面对股权质押爆仓、债务危局。。。。。。 “卖身”国资,或许是部分民营上市公司大股东无奈的选择。

纾困民企,国资入场

其实,国资系在A股买买买的大动作,始于2018下半年。

当时上证指数一度跌至2449点,接近800家上市公司、近10000亿的股权质押拉响“警报”,同时叠加债券偿还高峰期,民营上市公司的资金链岌岌可危。

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上到国务院、相关部委,下到地方政府、各金融机构,均先后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举措,帮助民营企业克服融资难、融资贵、化解股票质押风险。

政策措施频度之高、力度之大、态度之坚决,是A股历史上非常罕见的。

纾困政策的号召威力,不可谓不大:据深交所的数据显示,纾困民营上市公司的资金规模超5000亿元。而截至到2019年二季度末,已有244家上市公司完成了纾困项目,涉及金额约为861亿元。

获得纾困资金支持的上市公司中,超81.7%为民营上市公司,纾困对象基本上都是上市公司大股东。

据业内人士透露,纾困资金中,纾困积极性最高的是地方国资,而面对利润与风险不对等的纾困业务,金融机构的积极性并不高。

据Choice数据统计,截止到12月9日,2019年有41家民营上市公司的实控人由个人,变更为国资委、地方国资委、地方政府等在内的“国资系”。

可见,2019年,民企纾困的步伐仍在继续,政策层面也未停歇。随着信用风险的不断暴露,包括减税、定向降准等增加融资供给、降低融资成本的政策接连出台。

股权质押“爆仓”的恐惧

大股东高比例的股权质押,一旦遭遇股价的持续暴跌,将面临巨大的“爆仓”风险,券商等机构亦承受巨大的风险。

这是大部分上市公司“卖身”国资的苦衷之一。

2019年11月24日晚间,乾景园林(603778)公告,公司实控人—杨静、回全福夫妇与陕西省水务集团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若交易完成,杨静夫妇将失去乾景园林控制权,陕西省国资委将变更为上市公司的实控人。

头顶A股“生态园林主板第一股”之名的乾景园林,2015年上市时风光无两。上市当年即实现归母净利9333万元,股价则在2017年中旬攀上14元的历史高点,却成为最后的“高光时刻”。

面对迭创新高的股价,公司大股东们纷纷将股权悉数质押:杨静所持股权几乎全部质押,回全福的质押率接近70%,二人控制的五八投资所持股权质押率高达100%。

股价高位、100%股权质押,无疑是乾景园林的一颗“定时炸弹”。

2017下半年,上市公司的营收、净利润持续走弱,2018年更是一度遭遇亏损。其股价便一路跌跌不休,期间跌幅一度超75%,大幅下滑的股价让杨静夫妇身负的股权质押“爆仓”危机持续发酵。

2018年以来,大股东累计7次补充质押,却依然未能缓解危机,并2019年9月20日,无奈选择了延期回购。

在此背景下,乾景园林“卖身”国资或许是无奈之举。“卖身”公告发布以来,其股价继续走低,截至12月9日已跌去20%。

而乾景园林,只是众多民企因股权质押危机,而“卖身”国资的案例之一。

债务压顶,“卖身”国资

高比例的股权质押危机或许只是表象,民营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们的资金链岌岌可危可能才是本质。

2018、2019年,频频出现民营企业“违约潮”。据数据显示,截至到12月2日,2019年以来已有157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违约金额已高达1213.51亿元,双双超过2018年全年,再度创下近6年来的新高。

156只违约的债券中,近90%的债券主体均为民营企业。

据一位被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董秘表示,主要还是资金问题,去杠杆大背景下,民营企业的信贷资源一砍再砍,资金链非常紧张。若国资能顺利入驻,在缓解上市公司流动性的同时,等于给上市公司做出背书,将在银行授信方面将获更多便利。

以刚刚“卖身”国资的东方园林(002310)为例,2018年以来,东方园林深陷债务危机:总市值128亿元,负债却高达295亿,一度险些债券违约,2019年的业绩更是变脸,前三季度巨亏近9亿元,系上市以来的首次。

诸多困境之下,2019年5月份,其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夫妇又因为3.36亿元,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

2019年8月5日,东方园林迎来了“白马骑士”:北京朝阳区国资委。其实控人何巧女将16.8%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委托给了朝阳区国资委,让出了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效果立竿见影,10月29日东方园林公告,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通过对东方园林及其发行的“16东林02”、“16东林03” 债券进行信用风险要素分析后,决定维持公司主体信用等级AA+级,并调整评级展望为稳定。

同时,上调东方园林的“16东林02”、“16东林03”的债券信用等级至AAA级。

在债务危局之下的民营上市公司,“卖身”国资或许是最优解,借助于国资平台“背书”或资源,缓解迫在眉睫的债务危机。

国资“买买买”背后的喜与忧

为何国资在A股凶猛地买买买?除了纾困民企以外,招商证券给出了另外2个方面的解释:

一种可能是,为未来旗下优质资产证券化进行储备,推动混改,利用资本市场实现优质资产保值增值;

另一种可能是,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投资某一特定的新兴行业,这类公司往往属于初创型,且有较大融资压力,但未能达到上市要求,买壳后,国资公司可利用并购重组的方式实现新兴资产的上市。

其中,第一种可能性下,国资买壳后的动作是非常值得期待。

国资大举入场A股,选择壳资源的目光明显放在:行业前景好、市值小、且盈利能力尚可,但大股东暂时面临股权质押爆仓、流动性风险的上市公司,国资可以低成本完成收购;另外,大股东在危机下亦会积极促成交易。

但值得警惕的是,并非国资入主上市公司,便万事大吉。

一些国资公司并非资金实力雄厚,其本身杠杆率已经比较高。而收购一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没有数十亿、甚至上百亿资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且,不排除“卖身”的上市公司存在隐形债务,一旦新大股东进入,便要为其提供担保、质押等。如此一来,国资新股东的债务就会大幅攀升,也将会给对国资公司带来较大的债务压力。

杨静股票市值国资爆仓股权质押

微信群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资产界” 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 者、传递行业信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因作品 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资 产界(napazone)”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您发表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