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产信息服务

关注

每经专访中国AMC发展50人论坛理事会理事长梅兴保:20年前曾设想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只存续十年

2019.12.21(深圳)“垃圾债”从入门到实操,复盘高收益背后的投资逻辑!

中国AMC发展50人论坛理事会理事长梅兴保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金融是经营风险的行业,不良资产经营行业又是从化解金融风险起步、与各类风险打交道的行业。如今,不良资产经营行业愈加呈现蓬勃生机,成为整个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20年前,资产管理公司在中国是如何起家的,不良资产经营行业如何起步,这些问题总引得人想探究一番。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期专访了中国AMC发展50人论坛理事会理事长,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他曾任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总裁,是中国不良资产经营行业发展至今全程参与者和见证者,对资产管理公司经营有独到的见解和深厚的体会。

回想当年,他说,由于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成立初期,面临的困难和挑战非常大,矛盾和纠纷很多,情况非常复杂,工作千头万绪,大家夜以继日地工作。当时银行的工作环境和待遇都不错,而资产管理公司前景如何,许多人心里没底,但整个队伍表现出很强的奉献精神,给后任者和新进资产管理公司的员工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和经营基础。

商业化转型标志着资管公司进入“新十年”

1999年5月1日国际劳动节,正是北京春意盎然之时,机关都放假休息,身为中央金融工委办公室副主任兼机关党委书记的梅兴保当天值班。上午10点左右,他接到总理办公室电话,要求阎海旺立即接听电话。阎海旺于1998年夏天从甘肃省委书记调任中央金融工委常务副书记,大半年了也没陪家人到北京城里逛过,5月1日放假就出游去了。梅兴保一时找不到他,很着急,后来阎海旺的司机在颐和园找到了他,他赶回机关打电话时已近中午。

这通电话交代的任务就是:要求金融工委牵头,加快组建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不良资产经营的序幕,就在那次电话后拉开,至今已过20年。

梅兴保在金融工委工作了4年。当时,金融工委统一管理各中央金融机构的党组织,除少数中管干部归口中组部以外,其余金融高管包括金融机构省级分支机构的一把手,都由金融工委管理。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中国周边经济体遭到严重冲击,中国也更加重视金融风险。据统计,截至1996年,四大国有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0.4%,而此前五年间,随着国企改制深入,银行不良贷款增加了近4倍。

梅兴保回忆,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成立的时代背景正是20世纪末,在总结亚洲金融危机教训的基础上,为了防范和化解国有商业银行的金融风险,支持国有企业的改革,保持宏观经济稳定运行。

1999年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当年,国有银行便剥离不良资产1.4万亿元。当时设想的是,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只存续10年,完成政策性不良资产处置回收任务以后关闭,其人员回到各自对应的四大国有商业银行。

梅兴保说,后来的实践证明,资产管理公司有旺盛的生命力,不仅政策性不良资产处置任务都在国务院规定的时间内提前完成,回收资金的比例也高于财政部确定的考核指标。

2003年秋,梅兴保从原中国银监会调任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副总裁,2005年4月任总裁。

“我当时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幸亏自己来自金融企业的主管和监管机关。”他说,这些工作经历让他对资产管理公司的运行比较熟悉。

由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分别对口接收并处置四大国有行的不良资产,所以成立之初,其领导干部和员工基本上都来自对应的银行,一把手即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原则上都由对应银行的二把手担任,并作为法定代表人对公司负全责。

当时,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通过债转股、债务重组、破产重组等方式,精细处置运作不良资产和运用投资银行技巧,帮助了一大批国有大型企业脱困。

在资产管理公司内部,“快接收、快处置、处置完后回银行”一度成为思想主流。随着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先后实施股份制改造并在资本市场上市,其干部人事制度也发生了深刻变革,资产管理公司的员工难以回归银行。此外,银行当时正改革住房制度,最后一次福利分房在即,资产管理公司员工思想出现波动,年级较大的高管和员工回归心切,有的已不思进取。而新进的员工是从社会上招聘的,不可能回到银行,他们迫切希望公司面向市场改革创新、谋求新的发展。

资产管理公司的政策性不良资产处置任务完成以后,中央决定让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按照“一司一策”的原则,有步骤地实施商业化转型。

上任总裁后,梅兴保深感责任实实在在地落在了肩上:公司的经营要搞上去,效益要上去。没有效益,其他无从谈起。

一番深思熟虑之后,2004年梅兴保启动公司治理改革,聚焦完善公司机构设置、细化人力资源管理职位体系、健全激励约束机制等三大任务。他说这项改革一直没有停歇。

商业化转型标志着资产管理公司进入了新的十年(2009~2019年)。在他看来,资产管理公司的第二个十年,是各公司完成商业化转型并开拓进取、高速发展的十年。

回首过往,梅兴保对不良资产行业成长感到自豪,在他看来,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在处置运作不良资产和对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机构的综合服务中,培养和造就了一支令大型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刮目相看的、特别能战斗的优秀人才队伍。

在调研中掌握情况

从党政机关到企业,尤其是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这种专业性很强的机构任职,即使专业背景好、学习能力强,进入经营角色也要有一个过程,有人就说这是“外行领导内行”。即便如此,梅兴保当年上任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后,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让公司面貌一新。他透露了其中的“秘诀”,那就是他在实践中逐渐掌握了观察问题、学习新知识的一些方法,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于是到了新单位,接手新工作也就能得心应手。”他说。

关于学习方法,梅兴保的体会是,抓住点滴时间认真看书学习,抓住热点问题首先“想清楚”,然后坐下来“写清楚”,即形成正式文稿。他说,过去写文章,他除了打腹稿,还要写提纲,打草稿,经常改来改去。后来尤其是在2001年在中央党校学习以后,也即50多岁以后,写文章无论多长,只需想清楚、打腹稿,便信手写来、一气呵成。“美的感受贯穿始终”,他对此引以为豪。

说起自学,他说,许多人大学毕业的时候,相互之间差距不大,但是越到后来差距越大,主要就是工作之余坚持学习、刻苦学习的程度不一样。他非常赞同古人说的:少年好学、青年苦学、老年博学。

如今信息浩如烟海,他认为更要摸索出学习规律。

一是要学基础的东西,在掌握基础知识和理论上下更多功夫;

二是学重点,抓住框架。“银行业务怎么学,我的回答是,先把握大框架,货币政策体系一个框架、金融监管体系一个框架,了解市场主体、新金融有多少,然后把业务上互相联系的东西一一掌握,纵向的和横向的联结起来,就形成了框架。”

三是学热点,政策热点、理论热点,这都是要关注的;

四是学习的知识要定期复习和回顾,增强记忆。只有记住了,才是自己的东西,以后才能运用自如。

梅兴保善于运用调研来迅速掌握情况。对调研的重要性,他有很深的体会。2003年秋他从原中国银监会调任东方资产公司担任副总裁后,在任职后的一年多时间里,除了后面阶段协助总裁管理人力资源部外,主要工作就是分管债转股。

他说,他切入不良资产经营的具体业务就是从债转股开始的。担任总裁以后,他对这项工作情有独钟,经常去债转股企业调研并寻求战略合作;退出总裁职务以后,他利用全国政协履职的平台,对市场化债转股做过多次调研并提出过一些政策建议。他说,自己从债转股中体验到了金融为实体企业服务的乐趣,也学到了国有企业完善公司治理架构、加强内部管理的一些经验,掌握了有关投资银行业务的知识和技巧。

回顾成长历程,梅兴保感悟颇多,他把这些概括为16个字:坚定信仰,敢于担当,严格自律,行稳致远。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资产界” 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 者、传递行业信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因作品 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资 产界(napazone)”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资产管理AMC不良资产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您发表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