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接人,信息和资产

    和百万人一起成长

  • 长江证券开户淘金

    交易佣金低至1.5%,现在开户送好礼

特写:疫情下的地产群像

在风声鹤唳的房地产行业,仍然坚守的一线地产人展现出了空前的智慧和勇气,也勾勒出这段特殊时期的底色。

作者:陈喜儿

面对拉锯战式的疫情,人们对居家办公的适应能力也越来越强了。“哪怕是做最重的资产交易(卖房)的,也能发挥出十八般应对的武艺。”在风声鹤唳的房地产行业,仍然坚守的一线地产人展现出了空前的智慧和勇气,也勾勒出这段特殊时期的底色。

01丢失的五月?

从4月中旬开始陆续封控,到6月6日恢复堂食,北京商业重启再见人声鼎沸时,做了14年经纪人的于洋感觉生活有了很大不同,似乎又没有什么不同。

“在巴沟那边做过两年,后来到西三环附近,就没有离开过。”听说要采访他,于洋开门见山分享起了自己的经历,并表示从业十多年来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在三环边上买套房”。

“丢失的五月?不存在的。”于洋毫不犹豫地否定了这样的设问。“过去人们把北京城比作一张大饼,一环扣一环,现在这个说法还是相当恰当。”于洋说,三环以内的抗跌性,不会因为疫情受太多影响。经历了2020年的疫情封控之后,当时有一小波下降,“因为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嘛,市场会有恐慌,但后来还是反弹了。”

封控期间的某中介门店  

解封后的某中介门店

于洋对今年后市的预期充满信心,“今年再来封控,其实都适应了。只是短暂抑制了需求,但买房、换房意愿没有消失。”

于洋所在的中介公司,也有新房代理业务。他打开了新房合作页面,向我们展示了246个在售的新房,每个楼盘的位置、价格,都一览无余。“疫情期间不方便带看,可以先从我们这里了解,做好准备。”于洋说,过去十几年也积累了不少老客户,现在可以通过他们和售楼处连线,视频看房;等解封后,再去实地看。

对三环内的自信,是基于二手房交易的稳定。于洋说,让市场担忧的,是学区、配套均不成熟的五环、六环区域的房子。“远的区域,涨得快,降得也快。本身供应量也大,所以受疫情影响的基本是在五六环。”

02减掉了十分之一的体重

和于洋的淡定不同,刘松涛负责销售的恰恰是位于五环外六环内的新房项目。

5月12日晚,北京市住建委下发了防疫通知,要求售楼处、经纪机构和租赁企业门店暂停现场营业。当通知发到工作群里时,刘琳说自己“第一时间有点慌神”。

“有些客户就差签合同了,时间就是金钱,封控一天就晚一天回款,封控一个月,就晚一个月。”刘琳说当时的感受是,“无形中增加了不确定性——万一客户不买了呢。”

短暂的慌乱之后,刘琳把项目资料带回了家。“大概是从5月15日开始的吧,每天早上我在群里招呼大家起来做运动。”

“小区封控了,不能下楼,那就爬楼梯。我们楼三十层,我住在15楼,我每天上下跑十几个来回。”不仅如此,刘琳还申请去做社区志愿者,负责给做核酸的邻居们采集身份证信息。“我也想不到,有一天会有这样一段特殊的经历,也算是一种收获吧。”

右一为变身“大白”的项目营销总

居家期间,刘琳还借助媒体平台,进行了好几场“看”房直播。比如,通过连线值守案场的工作人员,进行项目讲解。“疫情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直播常态化,即便不能立即促成成交,但提高项目影响力和品牌影响力的效果十分明显。”

在房山的某央企项目,销售员吴伟也有类似的心理波动。“刚开始肯定不适应,但很快调整过来。居家期间,坚持运动,比如跟着刘畊宏健身,该干嘛干嘛。等解封了,项目的价格也不会降,买房的需求依然在。”

吴伟颇为自豪地说,“居家了一个月,减掉了20斤。我原来190斤,现在170!减掉了十分之一个我。”

随着生活节奏慢下来,销售节奏也“慢”了下来。“这样的状态,未必是坏的状态。”吴伟这样说道。

在大兴的某民企项目,林小迪则表示“影响不大”。按住建委的通知停业了三天,之后就慢慢都开放了。“房产销售很多也是区域性的,这一轮大兴未受太大影响。”

林小迪笑着说,“刚开始也是忙着考虑要不要囤菜啊,可能都顾不上买房啊卖房了。但最终还是相信北京,疫情很快就控制住了,生活秩序也很快得到了恢复。”

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北京市住宅新增供应2164套,环比下降80%,同比下降42%;成交2920套,环比下降29%,同比下降30%;成交面积36.8万㎡,环比下降24%,同比下降27%。而与之相反的是,成交均价58559元/㎡,环比持平,同比上涨9%。

从数据来看,疫情反弹,售楼处正常接待受到影响,对成交规模的影响显而易见。不过,随着陆续解封,市场又稳稳回到原来的位置。

据6月份第一周数据(5月30日—6月5日),北京新建商品住宅(普通住宅+别墅)成交低位反弹,共成交555套,环比前一周上涨43%;成交金额44.53亿,环比前一周上涨73%。

03等待中的河北

距北京50公里外的河北廊坊市,却显然没有那么从容。罗宇是河北某房企的高管,因为五一期间从石家庄回了一趟廊坊的家,刚巧遇上封控,就一直居家办公。

罗宇告诉风财讯,他所在的企业在石家庄、唐山、廊坊、衡水等地均有项目。五月份石家庄没有出现疫情,整体并不受影响。“售楼处正常营业,本地客户正常买房。”罗宇说,北京、天津的客群就少了。“投资客少了,这个现象在前几年就显现了,主因并不是疫情。”

“河北几个城市和前几年差异不大,比较不乐观应该是廊坊。”廊坊是罗宇的家乡,虽然在石家庄上班,但家人都在廊坊生活。“廊坊怎么说呢,随着两大头部房企日子不好过,廊坊的房地产可以说处于‘躺平’状态。”罗宇说,疫情之前,廊坊的房地产市场就不好,今年初到五月份陆续爆发的疫情,只是在“伤口上又划了两刀”。

不过,罗宇也说“疫情期间也有成交的,是在唐山的一个项目。”疫情之前,意向客户初步了解了项目,疫情一来,很多小区封控了,销售员自发给客户送蔬菜礼包、生活用品。“当疫情来的时候,人性其实就发挥了光芒。无论是房地产从业者,还是其他任何行业的从业者,此时此刻,只是一个普通的个人。在他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才能显示出真正的价值。”

罗宇告诉风财讯,作为企业,往大了说是彰显社会责任;往小了说,也意味着后疫情时代,人们需要更人性化的服务。“这些都是疫情带给行业的思考。”

往年的五月开始,天气转热,作为北京后花园的河北文旅项目随之进入传统旺季。今年京津两地反弹的疫情,让这份期待落了空。一名秦皇岛项目的销售人员不禁感慨,“没有北京人的秦皇岛,缺少了灵魂。”

罗宇告诉风财讯,疫情对文旅项目的冲击,显然不是区域性个案。“全国都差不多。”

04抢收中的天津

毗邻的天津,这两年也在疫情中“起起伏伏”,自5月中旬开始又一次接受了封控的“洗礼”。某国企房产销售员小赵说,“随着天津按下暂停键,售楼处也暂停开放了。”

不过,对于天津人来说,“天虽有不测风云,但是乐子还得咱自己找”,“疫情之后,该吃嘛吃嘛”,什么也不能阻挡天津人的乐呵。小赵说,居家办公期间,“焦虑也会有,但还可以居家做刘畊宏女孩、王心凌男孩啊。”

5月29日,天津宣布实现社会面清零;6月2日,各个区陆续宣布有序恢复部分场所运营,天津赶在端午节前夕恢复了“烟火气”。

小赵告诉风财讯,售楼处恢复接待的第一天,就开始忙碌了。“都在抢节点,赶在半年报之前再抢收一波。”相比五一期间,整体节奏有所放缓,“不过也不能急”。小赵表示,天津目前还不流行线上直播的方式,一是因为国企流程较为繁琐,二是天津人买房还是喜欢直接到现场。

数据显示,天津疫情过后的端午假期单盘平均到访57组,认购3.5套,转化率相对平稳为6.1%,是近两年最冷的假期楼市。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到访认购转化率呈现上涨的趋势。

一位在天津多年的从业人员分析,疫情之后,购房者会更加理性,更加看重开发商的品牌和资质,但“该买的还会买”。而一些有资金顾虑的客户,肯定会谨慎,尤其是受到疫情影响比较大的行业的小老板们,对现金流会更加重视。

即将到来的6.18,“很多房企都会拿出更大的优惠力度”。对小赵而言,如果能在6月份实现“抢收”则是她最大的期待。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扒财经”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长江证券开户淘金

加入特殊资产交流群

好课推荐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