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接人,信息和资产

    和百万人一起成长

  • 2020不良资产大会长沙站

    400+产业端、资产端、处置端专业人士齐聚,2022不良资产大会火热报名中!

西南房企,正怒刷存在感

过去两年,西南房企不断壮大。

作者:炸天团

来源:地产大爆炸(ID:dichandabaozha)

川渝黔滇桂,五派话西南。

过去两年,西南房企不断壮大。2021年中国百强房企,西南有14家房企入选。

相较于2004年,增长超过了一倍。

西南区域房企不断发展壮大是好事,一方面说明他们的竞争力在不断加强,另一方面也表明在西部大开发的大背景下,西南区域尤其是成渝经济圈的投资吸引力不断增长。

饶是如此,由于粤系房企磅礴、闽系房企激进,相对稳健理性的西南房企在房地产江湖中的存在感始终不高。

过去十几年来,为西南房企代言的统共就那么几家:

龙湖、金科、蓝光、俊发……

近几年,渐渐冒头的又有东原和华宇。不过最近这一年,因了重重事件,西南房企怒刷了一把存在。

01

很遗憾,最近一年让西南房企怒刷存在的,是一家又一家房企的倒下。

先是彰泰。

去年年底,蓝光前高管张巧龙被爆出将离开彰泰不到半个月,就传出彰泰被旭辉收购的消息。

再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多次强调谨慎“买入”的孙宏斌突然冒出来,以99.1亿收购彰泰80%权益,取代旭辉接了盘。

想要逆水行舟,逆势扩张的黄海涛,就这样把彰泰送进了孙宏斌的怀里。

然后是蓝光。

蓝光爆雷好像是一夜之间,在此之前,杨铿带领下的杨铿就好像是从西南上空传来的一道闪耀全国的蓝光,灿烂夺目。

谁也没想到,全国扩张之时,祸患已经埋下。当光辉黯然失色,蓝光的明星高管们连续出走,26岁的杨武正被父亲杨铿推到了台前。

然而,即便是卖掉旗下医药公司迪康药业,卖掉已经上市的物业公司蓝光嘉宝,把全国各地的优质项目摆上货架,蓝光依旧没有流动性来偿还一笔又一笔的到期的债务。

按照属地纾困企业原则,蓝光选择撤离上海总部,搬回成都寻求地方政府的保护。

再然后是协信。

协信早在2016年就因为遇到问题了,彼时因为盲目去地产化,转型进入产业地产、金融资管等多个领域,协信陷入现金流危机。

吴旭的解决之道是引入绿地,不料四年以后,协信和绿地对簿公堂。

和绿地闹翻不久,协信又引入新加坡城市发展(简称CDL,中文译为“丰隆”)。

然而双方之间也只蜜里调油几个月,不到一年就在公开场合撕破脸皮,之后CDL索性破罐子破摔,发布公告再也不愿为协信的债务买单。

这个月初,因为北京高院的一纸判决,协信的巨量债务问题再次浮出了水面。

这次,吴旭再也没能拉来白马骑士接盘。不得已,协信申请破产重整,再次将自身置于黑暗深渊。

02

以上三家房企之所以引起这么多关注,是因为他们都曾是中国百强房企,特别是蓝光,还曾是行业TOP50。

而中小房企,比如中迪禾邦,在疫情期间被爆出裁员后,就迅速进入了破产重组,今年从事的已经完全与地产无关了。

这不是个例,在静默无息中,大多数破产重组的中小房企就这样的退出了这个江湖。

记得去年3月,炸天团曾与一位成都的朋友对话,他就表示过四川的市场很低迷,只有举全省之力托起的成都,市场稍微好些。

同时他还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川企的日子普遍不好过,彼时唯一能称得上滋润的,只有不缺钱的新希望。

前段日子炸天团再和他闲聊,他说情况还是一样的:

有人在吃肉;

有人在喝汤;

有人在找米下锅;

有人已经无米下锅。

更具体一点就是:

新希望的日子还是好过;领地半年时间内地产和物业连续上市,正是好风凭借力;口碑不错的正黄和邦泰正在崛起;蓝光在引入战投续命。

此外,他还补充,产品做得好的日子还是好过,小而美的万华去成都后,产品同样艳惊四座,重庆人都是靠抢的……

把目光投向重庆,和当地另一位地产从业小伙伴聊天时,他如是回答:

最难过的肯定是协信;东原自给自足很有特色,撑得住;华宇是老财,一时半会也不会有问题。

至于想要5年翻一番的金科?当务之急是要尽快结束这场意料之外的战斗,才能在激进扩张的道路上狂奔

03

值得一提的是,西南房企由于市场体量和人才的关系,做大做强的少,却是个从来不缺故事的区域。

近段时间,围绕在黄红云身上的,是 “两口子闹掰,小舅子被开,前妻怒了跳出来公开撕”这类人人都爱的八卦。

因为就在去年,在金科和融创的股权大战中,两人还联手斗走了家门口的“野蛮人”孙宏斌。

更早之前的2014年-2015年,黄红云夫妇还很恩爱,那段时间他们在密集减持套现,还因此牵扯徐翔案。

2016年,黄红云被带走调查时,一直觊觎西南市场已久的孙宏斌终于有了可乘之机。

黄红云是公认的资本市场高手,在重庆论有钱程度,他还是比不上吴亚军。

吴亚军是个狠角色,仅涉足房地产开发领域5年,她就把龙湖带到了重庆房企的前列。

今后20年,龙湖都是业内标杆,是品质的代名词。

在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房地产市场,吴亚军赢得了王石、郁亮等地产大佬的尊敬。

龙湖发迹于重庆,但现在已经是全国性的房企,所以放眼整个西南,属新希望地产的日子最好过:

它正在取代蓝光成为四川一哥。

新希望集团,本来就是四川省最大的民营企业,2019 -2020两年,因为风口上的猪,刘永好的身价水涨船高,惹来业内同行艳羡,继而吸引他们前仆后继入局养猪领域。

刘家一共有四兄弟,当年创业他们摸着石头过河,如今个个身家百亿,其中刘永行和刘永好还曾先后荣登过中国首富之位。

那是一代人的筚路蓝缕,也是一代人的传奇。

04

蓝光老板杨铿的经历,曾经很让人羡慕,如今很让人同情。

四川人民都知道,蓝光的创始人杨铿,他爹的官做到老大老大,大到他说没有捏着政治资源下海你都不信。

1995年,杨铿的“蓝光大厦”在成都最繁华的春熙路上如期竣工时,是由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的钱其琛题字书名。

走出四川的杨铿,肯定想不到,没有了地方的庇护,那么多大坑会等着自己。

如果说杨铿在政治资源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那么云南一哥俊发老板李俊的政商资源,就完全是靠自己主动才维系的关系。

李俊是商二代,他的头脑比一般人灵泛,为承接项目,他在1997-1998年两年时间内先后共行贿950万元,包括被勒索的部分,从而锒铛入狱。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这位青年才俊就此倒下,没想到两年后他又东山再起,背后除了有王石站台,云南政府也为其保驾护航。

直到现在,俊发依然是当之无愧的云南一哥,鉴于其在本土的地位,销售根本不是问题。

即便是万科、融创、碧桂园这样的TOP级房企进入,俊发的销售数据依然一骑绝尘,去年仍然强势做到了305亿。

在云南省会昆明,更是连续十二年做到第一。

相较于川渝滇三地,贵州和广西的故事并不多。

彰泰倒下,很多人才知道最猛的时候,他们在大本营桂林一年卖掉约12000套房子,强势的做到了十个桂林人里有四个彰泰业主。

而贵州,如果不是中国第一神盘花果园项目,房地产江湖的传说中真的很少出现贵州房企。

05

诚然,如我们前面所说,西南房企做不大,与市场体量有关,与人才有关。

若要深挖,还与区域观念落后,老板思维不开化有关。

因为纵观中国发展的轨迹,往往越是开放的地方,越是发展得快,越是观念落后的地方,老板思维越是受限。

从而在管控上,在战略制定上,甚至在用人上,都无法与最优秀的企业对标,失去了很多发展机会,也更容易在历史风云变幻中被时代抛下。

也因此,在这轮调控中,以稳健闻名的西南房企爆雷的一个接一个。

当然,倒下的房企,也各有各的问题。

但从新希望、华宇、东原等房企的崛起来看,每有一批旧人倒下,就会有一批新人站起来。

这是历史铁律。

还没关注的,抓紧上车了!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本文由“地产大爆炸”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2022不良资产大会

加入特殊资产交流群

好课推荐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