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接人,信息和资产

    和百万人一起成长

  • 长江证券开户淘金

    交易佣金低至1.5%,现在开户送好礼

又一家千亿房企求救 “问题专家”开始赚钱了

一家家“顾问公司”也浮出水面。这些投行和法律专家,的确能为债务缠身的房企“治病”,但它们也收取着“动辄千万元”的巨额费用。

作者:陈文莉

来源:风财讯(ID:fengcaixun)

当《至暗时刻》的海报第一次出现在某房企大佬微博时,似乎已经预示着一场暴雷连续剧,拉开序幕。

与此同时,一家家“顾问公司”也浮出水面。

例如恒大、花样年、当代置业身后的华利安;蓝光发展、华夏幸福、奥园中国背后的钟港资本;佳兆业、花样年背后的盛德律师事务所…

这些投行和法律专家,的确能为债务缠身的房企“治病”,但它们也收取着“动辄千万元”的巨额费用。

用一位投行人士告诉风财讯的话来说,企业需要为并购及财务重整,花费巨大的费用。

“收费与交易能否达成、交易难度、操作周期等有很大的关系,佣金能够占到整体交易额的0.5%-3%(按不同交易额的部分计算),非常可观。”

有需求就有市场,在生生死死的“房企自救”中,一门隐秘的生意,带来了一个个丰满的故事。

01又一家中国房企“求救了”

11月22日晚间,中国奥园发布自愿公告称,延长8.16亿元“奥创二期资产支持证券”的赎回时间。

同时,奥园宣布“公司已经聘请钟港资本作为财务顾问,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作为法律顾问,以评估集团的资本结构、财务状况、债务与流动性状况,并就共同利益事项与债权人进行透明对话。”

在钟港资本的合作方中,除了蓝光发展、华夏幸福、汇源果汁,现在多了一个奥园。

一定程度上,这映射出奥园问题的严重程度。

举一个例子,奥园仅在境外债就有12.7亿美元的本金将在未来两个月到期。而其境内主体奥园集团作为发行人及担保人的债务即将到期的也不少——

11月26日,奥园集团作为担保人的“21奥园ABN001次”和“21奥园ABN0001优先”将会到期,这两笔私募债的本金合计超过了5.5亿元。

将迎来偿债小高峰的中国奥园,短期偿债压力可见一斑。

此前,恒大和花样年,也在陷入流动性危机时,聘请了华利安作为独立财务顾问,盛德律师事务所则先后在佳兆业和花样年的债务纾困中提供法律服务。

从某些角度来讲,华利安、钟港资本等机构的介入,是房企“临近病危”的征兆。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直言,这些机构就是流动性危机企业的“医生”,在诊断问题并提出重整方案的同时,还会根据方案来匹配相应的资源,以实现企业价值的最大化,进而最大化保护和实现债权人的利益。

02债务医生的“镇定剂”

这些“医生”到底有多少用?

作为“全球精品投行NO.1选手”,华利安中国区总裁陈为民曾接受凤凰网采访,在采访中,他回溯了华利安曾参与的雷曼兄弟、通用汽车、世界通信等重大破产案。

几乎在任何类型的交易中,诉讼和异议都很常见,而华利安的作用,是提供更为专业的评估、调解、仲裁和诉讼服务,解决案件评估、策略制定、制定复杂的金融模型、赔偿计算、和解支持和专家证人证词等。

最后结果,是帮公司应对债权人、找到合适的金主、尽可能保证资产和估值不被践踏。

就像华利安在2015年帮助佳兆业挣脱流动性危机,2020年助力瑞幸咖啡走出财务造假危机。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负责人王小嫱认为,投行等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助力企业化解债务难题的机构,可协助这些企业调整资产结构,探索缓解流动性问题的可行性方案等,有利于企业度过流动性难关。

02一门“千万级”的生意

这些“债务专家”是悬崖企业的自救希望,但企业为此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一位投行人士告诉风财讯,并购及财务重整收费与交易能否达成、交易难度、操作周期等有很大的关系。收费形式上,国内偏向于固定服务费,国外则一般是固定服务费加上基于交易额的佣金。

不过,据上述人士表示,佣金一般不超过10个百分点。如果交易金额较大,交易复杂程度较高,那最终收取的服务费近千万也是有的。

2019年3月,陷入债务危机的中天能源聘请国厚资产作为第三方财务顾问,并在7月合同结束后,为该项服务支付了高达1750万元的费用。

值得一提的是,国厚资产因“隐性债务”选择了半路退出,并未能将中天能源拉出债务沼泽。

同年,希腊公共债务管理局聘请拉扎德为财务顾问,意图在未来几年内将希腊债券评级重新回到投资级别。据悉,在这笔为期两年半的服务中,希腊方面将支付约为1000万欧元的顾问费。

如果按照彼时的汇率计算,这笔顾问费折合人民币超过了8000万元。

纾困代价不可谓不高,即便企业已经进入破产重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确定管理人报酬的规定》中明确提出,破产管理人报酬将根据债务人最终清偿的财产价值总额来确定。其中:

超过五千万元至一亿元的部分,在3%以下确定;
超过一亿元至五亿元的部分,在1%以下确定;
超过五亿元的部分,在0.5%以下确定。

而且,管理人报酬从债务人财产中优先支付。如果债务人无法支付这笔费用或是没有人代付的话,管理人将提请人民法院终结破产程序。

一个案例是,2018年重庆“珠峰系”被法院判定破产重整,破产重整费用与共益债务超550万元,其中管理人报酬高达407万元,审计和评估机构中介费用35.8万元。

不过,还好“珠峰系”最终的收获是“存续”。

说白了,无论是投行、律所,还是破产管理人,只是一群“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高级生意人罢了。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扒财经”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长江证券开户淘金

加入特殊资产交流群

好课推荐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