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接人,信息和资产

    和百万人一起成长

  • 2020不良资产大会长沙站

    400+产业端、资产端、处置端专业人士齐聚,2022不良资产大会火热报名中!

从南明史看金融机构转型

喉咙眼子被核酸棉棒捅多了以后,人就变得有些伤感。

作者:政信三公子

喉咙眼子被核酸棉棒捅多了以后,人就变得有些伤感。

我们各自在一亩三分地里挥洒着埋头拉车的汗水,心中的火变冷了,眼里的光消退了,只剩一脚泥水,和兜里的散碎银两

日子变好了,朝气却没有了,这种感觉,挺垂头丧气的。

最近转型读书博主,大家一起找寻下内心的安宁,拓展下认知的边界,从历史长河的四维宇宙里,重新发现更立体的自己。

在看顾诚的《南明史》,对于金融机构业务转型来说,书中蕴含了很多具有现实意义的思考。


首先,坚持先立后破,切忌不破不立。

转型是个不断试错并总结提高的过程,而非一蹴而就、低成本高回报的必然结果。

如果打破了原有秩序却没建立起新秩序,带来的就是公司客户和员工用脚投票,流失了。

大顺政权的中央和地方治理是脱节的。

中央层面,官僚化,偏右不筛选,旧朝官员来降即用,人浮于琐事,倘事重则轻贱人。

地方层面,得不到中央的财物和人力支持,被迫继续流寇化,偏左一刀切,没收官绅地主财物,旧朝官吏及子孙永不叙用。这种涸泽而渔式,自己把自己逼到了死胡同。

解决的思路,是在总分公司之间,实现某种程度的人员流动机制,财物反哺机制,尽职免责机制。

其次,增量繁荣阶段掩盖起来的矛盾,会在存量博弈阶段暴露出来。

增量阶段里,各自在各自位置上做出的最正确的决策,在存量阶段里可能变成最糟糕的应对,甚至简单粗暴的把事情搞坏,以至于无法收场。

崇祯已死,南明弘光政权需要在南京另立新君。

东林党以史可法为首,反对立福王为帝,因为东林党把福王的父亲拖下了太子之位,担心被福王算旧账。

军阀派以马士英为首,虽多是大顺和满清的败军之将,但毕竟军权在手,私自拥立福王,换取最缺的政治权利。

福王是橡皮图章,忌恨东林党但无权,统制军阀却无兵。只好多捉蛤蟆练春药,及时行乐。

新朝初立,东林党和军阀都希望扩充属于自己的朝堂势力,也确实缺乏可用的人才,但选拔机制在排挤人才。

东林党不允许魏忠贤阉党入仕,因为怕被翻案。

军阀派不允许录用北归官员,因为北方归来的官员级别高数量多,会对军阀派分权甚至客代主位(军阀派都是地方官,虽然权力大但是级别低)。

转型的关键时期内,强者着急扩张势力打击异己,弱者观望等结果再站队。没能耐的贪图高官厚禄,有能耐的被斗到心灰意冷。

山头林立,缺乏强有力的核心,力不往一处使,互相抵消,犹如数十万头猪,数量虽多,遇艰险而各自往外甩锅甚至于亡命逃跑。

最后,区域性质的国家政权,目光短浅的地方官僚队伍,军阀拥兵自重,皇帝贪图享乐。

党争在大一统政权里会相互制衡,避免恶政。

但在区域性政权里却会扯皮内斗,贻误战机。

已经到了监管出手允许金融机构市场化兼并重组供给测改革的时候,也已经到了各自股东掏出真金白银并支持强力人物来鼎力革新的时候了。

第三,要有忧患意识,正视小概率的黑天鹅。

能决定金融机构命运的,往往不是惯例日常事项,而是突发的黑天鹅:

隐藏在日常事项中,

突然急速劣变的黑天鹅。

《杀死那个石家庄人》里唱道:

傍晚6点下班/换掉药厂的衣裳/妻子在熬粥/我去喝几瓶啤酒/如此生活30年/直到大厦崩塌…

大顺政权主张“攘外必先安内”,对南明朝廷穷追猛打,忽视了对满清军队的防备,山海关一线沿用降将,被黑天鹅吴三桂重创。

山海关之战是决定大顺政权命运的战争。战时,大顺军10万,满清军7~8万,旗鼓相当。吴三桂为首的关辽兵5万,是左右战局的关键力量。吴三桂,先降大顺,又降满清,出人意料的倒戈了。

南明弘光朝廷势力最大,实力最强,军多粮多地多,但人心不齐,主张“借虏平寇”,希望和满清南北分治,龟缩不动,被动防守,漠视满清军队平定大顺政权主力。

自隋炀帝修建大运河以来,中国就不存在长期南北分治的可能性。因为北方需要南方的粮食,没有南粮的话,北方无法自给自足。

如果满清的战略目标是劫掠一把北方就走,然后扶持傀儡政权,那么,南北分治是可能的。但如果满清的战略目标是自己经营好北方,南方的粮食就是满清的刚需,毫无谈判余地。

最后,不要轻易裁员,不要轻言放弃,不要让信任你的人失望。

金融机构最核心的要素,最宝贵的财富,随着大资管时代的带来:

不再是牌照,而是人,优秀的员工。

如果失去了员工的信任,就相当于失去了一切。

转型调整期,不但不应该裁员,反而是低成本吸纳优秀人才并实现弯道超车的最好时机。

山海关之战后,大顺政权占据西安,满清占据北京,南明政权占据南京。

北京到西安之间,北京到南京之间,西安到南京之间,出现了广阔的权利真空地带,大量的地方行政和军事自治单位陆续出现,多数偏向南明,部分偏向大顺,少数偏向满清。

谁控制住了权利真空地带,谁就把握住了大一统的机会。

南明文官坚持“借虏平寇”,武将们保存自身实力,固守原地,让所有的权利真空地带势力都非常失望

大顺政权对地方搞一刀切,失去乡绅地主支持。又“攘外必先安内”,出兵东进攻南明,北京到西安一线的权利真空地带众多势力,除了降清外,已经没有了选择。

满清看到南明弘光政权龟缩不动,从大顺政权东攻南明中渔翁得利,先取北京到西安一线的权利真空地带,实力大涨后,击败大顺军主力,又南下收编了被南明政权放弃的北京到南京一线的权利真空地带。

至此,南明弘光政权只剩覆灭一途。

作为大机构,更要进取:

不要拿着最好的牌,打出了最烂的结局。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本文由“政信三公子”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2022不良资产大会

加入特殊资产交流群

好课推荐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