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接人,信息和资产

    和百万人一起成长

  • 不良资产处置全套文书模板资料包

    内容涵盖不良资产处置全流程所需的各类文书模板,推荐拟从事或正在从事不良资产行业人员购买自用。

厉害了!中国二季度GDP全面赶超美国!

国常会都说了些什么?

作者:政信三公子

来源:政信三公子(ID:whatever201812)

大家好,我是三公子。

(一)

估计明天中国的二季度经济数据出来后,又得掀起一番讨论热潮。

毕竟美国受疫情影响,二季度GDP增速的预测区间介于-30%至-45%之间,基本上是腰斩。

我做了一张图表,发给大家,震惊一下。

二季度的数据已经标黄了,美国是3.21万亿美元,中国是3.54万亿美元。中国首次超越美国!

但也应该看到,随着疫情消退,中国GDP赶超美国,还是个长期的过程。但这次,至少可以激动一下。

美国的二季度经济数据不好看,受疫情影响眼中,在于产业结构里,服务业产值占81%,而服务业受疫情影响最严重。所以,对于中国目前拥有全世界最健全的产业链条这回事,还是要自豪的。

看看人均。2019年,美国人均GDP是6.8亿美元,中国人均GDP刚过1万亿美元。但看经济数据比较,意义也不大。因为美国可以对全世界收铸币税,印就得了。所以,任重道远。

(二)

随手翻了翻手边的一本书,米歇尔·渥克写的《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

对当前银保监会彻查影子银行,压缩非标和房地产贷款规模,防止信贷资金违规进入股市,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有很深刻的借鉴意义。

没必要通篇陈述,把其中最核心的故事摘出来讲一下。

假如你和朋友去非洲摄影,遇到了一头小犀牛。你和朋友说:嗨,哥们,搞点动静出来。让小犀牛把头转过来,我要拍照。

然而,你俩没注意到,你俩距离小犀牛的位置太近了,甚至比母犀牛距离小犀牛的位置还要近。母犀牛摆出了进攻的姿势,更倒霉的是,公犀牛也出现了,开始向你俩冲锋。

最科学的方法,就是你俩分别往两个不同的方向跑。谁被公犀牛逮住谁遭殃。另一位则有可能逃得小命。但是,你俩并不知道公犀牛会跑向谁,你俩也知道自己都跑不过公犀牛。

所以你俩最可能的本能应对,就是分别站在不同的位置,然后像傻鸟一样眼睁睁的看着公犀牛冲过来。

如果公犀牛冲向你的朋友,你抓紧跑就是了。如果公犀牛冲向你,你就在公犀牛即将和你相撞的时候,灵活的扭转小腰,和公犀牛擦身而过再反向逃跑。

当然,还有第三种方式。就是你俩当中,有一个人主动冲向公犀牛,给另一个人创造逃命的机会。

那么问题来了,你俩的感情还没有好到舍己救人,所以你俩的唯一选择,就是像两个傻鸟一样呆呆站着,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公犀牛向你冲过来。

回到这轮金融监管和风险处置,风险犀牛就在那里,你知道这里有风险,监管也知道这里有风险,你知道监管知道你知道有风险,监管也知道你知道监管知道你知道有风险

如果风险犀牛原地不动,大家你好我好,一起享受愉快的泡沫。如果风险犀牛动起来了,要么你主动/被动冲上去延缓风险,要么你俩像傻鸟一样眼睁睁的看着风险来到眼前,再扭几下灵活的小腰。

如果失败,付出的就是生命的代价。

(三)

最近政策出的有点频繁,可以理解成调控越来越精准操作吧,如同有只手摸来摸去,虽然惹人痒痒,但是有效果就好。

国常会上主要确定了几件事情。

首先是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财务性股权投资行业限制,在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

保险资金的优势是成本低久期长,但劣势是风险极度厌恶。如果不能和银行合作些保本保息的协议存款,又不能垒老牌AAA的债券,那么就只能去股权投资领域做财务投资了。

所谓财务投资,风控措施一定要做到位,一定得是债性投资。具体操作,我理解就是去参与国家和省级优势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同股但不同权,类似优先股,通过业绩对赌等形式,险资获得不低于4%/年的股权分红。

各省政府最有动力拿出来的合作主体,除了产业类投资公司,还应该包括省级金融控股公司。借用保险的长期资金,参与对旗下各省属金融机构的增资,以及发力地方隐形债务化解。

在创业领域,保险设计出一些创新的品种,给创业企业提供 一些支持,是应有之意。但是直接大规模的参与进VC投资领域,能力和效果尚需观察。

其次是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对就业有很大帮助,对服务业发展也有很大帮助。注意适用范围是“高校毕业生”和"农民工",所以没必要苛责什么,也未必需要他们都搞出什么重大创新成果,能照顾好自己就很好了。如会议所说,这也有助于“盘活闲置厂房”并提高“低效利用土地”的使用效率。

如前文所说,美国的服务业占比81%,国内的服务业只占50%出头,还有很大提高空间。

第三是专项债不能用于置换存量债务等。

这个没有能力评论。

还有个文件,是《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条例》。

没错,款可以支付给中小企业和农民工,但如果业主要求企业配合着再倒点钱回来给业主使用,中小企业要不要配合?敢不敢不配合?毕竟项目后续资金的结算还握在业主手里。

所以以上问题,就如同房地产问题,限购和定向都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核心的还是增加土地供应,还是让业主有钱。业主资金充裕了,自然没有必要克扣应付资金。

如果觉得文件三令五申的效果不显著,我倒觉得可以直接让银行增加供给,直拨资金给中小企业。或者像房地产的供应链票据一样,允许中小企业拿着甲方的票据去找银行贴现,财政再提供担保或贴现补贴。

尽量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非既要又要还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难为人,虽然理由普遍正当,但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共克时艰。

(四)

今天读者群里发生了一起争吵。大家互相认为自己的投资标的最能兼具高收益和低风险。这让我想起个段子:

投资如同射箭,要的就是精准。怎么成为箭无虚发的神射手呢?

先射一只箭,买一只理财产品。然后围着箭簇画一个圈。找无数的理由来凸显自己投资逻辑合理且牛逼。

所以,不管是政信还是标债还是消费金融还是其他,属于没有被大量检验过的投资品,你无法判断风险是高还是低。所谓的风控体系都是大家想象出来的,没有被真正验证过。因此,不存在好与坏的问题,只是个选择问题。

选了别后悔,然后交给命运。你买的不再是笔单纯的理财产品,你是在下注产业的未来。坐在中国经济的电梯里,你无法决定电梯的上下快慢,只能决定自己站立的角落。

站在安全的角落,并不能让你获得更高的收益。只是当出现风险时,能保护你损失的更少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政信三公子”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好课推荐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