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接人,信息和资产

    和百万人一起成长

  • 长江证券开户淘金

    交易佣金低至1.5%,现在开户送好礼

供给约束缓解,出口强势反弹

今日,海关总署公布了5月外贸进出口数据。

作者:李宗光 钟山

今日,海关总署公布了5月外贸进出口数据。5月(以美元计)同比增长16.9%,好于预期的7.3%,前值为3.9%。,好于预期的0.6%,前值为0%。整体看,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供应链逐步恢复正常,我国进出口也如期大幅改善。不过也应看到,进出口贸易恢复并不平衡稳固,仍有相当的改善空间。这需要我们继续努力,抓住短期内海外需求局部企稳的时机,尽快恢复供应,保持外贸的相对稳定增长。

01 供应链恢复下,5月进出口均强势反弹

国内供应链逐步恢复下,出口增速大幅反弹。5月,我国出口同比增长 16.9%,较上月提升13个百分点,超过3月的14.6%的增速。1-5月,我国对东盟、欧盟、美国出口累计同比增速为12%、17.4%和12.9%,分别较上月提升3.3、0.4和0.3个百分点。这表明与东盟的突出的贸易表现,是拉动出口反弹的重要动力。

出口增速的大幅反弹主要得益与国内疫情控制下,供应链的恢复。整体看,经过1个月的努力,当前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各地的封锁正在慢慢解除。重点城市如北京已连续多日社会面清零,上海近来社会面新增也屈指可数。在此背景下,上海6月1日开始全面复工复市,北京大部分区域6月6日也宣布正常上班,开放堂食。全国主要城市已经结束严重的封锁,各地的封锁等级也在不断下降(图1)。

图1、Top 100城封锁情况

注:level0-没有限制;level1-小部分限制;level2-局部封锁;level4-全面封锁

随着封锁的解除,全国港口、内地物流也都在逐步恢复,但北京、上海等核心城市恢复相对缓慢。据交通部数据,5月1日-24日,全国重点监测港口完成集装箱吞吐量环比4月同期增长5.4%,同比去年5月增长3%。而上海港集装箱日均吞吐量环比4月日均增长4.6%,较去年同期回落16%。

图2、中国物流业景气指数

物流情况也表现出类似的特征。从物流景气指数看,5月全国物流在业务量和活动预期上均大幅反弹,且超出了3月水平(图2)。但从卡车流量数据看,主要城市,如上海、北京的物流情况进度仍然相对缓慢(图3)。

图3、国内卡车流量(2019年同期为100)


进口超预期,原油、铁矿石进口量增速持续提升。随着进口的大幅改善,,较上月4.1个百分点,显著好于0.6其中主要商品中,原油、铁矿砂进口量增速分别为12.57%,3.15%,较上月提升6和15.8个百分点。煤进口量增速为-2.35%,较上月回落10.7个百分点(图4)。

图4、主要商品进口同比增速


我国原油进口依赖度超70%,铁矿石依赖超80%。进口增速的持续回升一部分由于进口需求的恢复,另一部分也可能与这与相关资源的储备需求有关。不过整体上看,进口商品的高昂价格抑制了大部分商品的进口需求(图5)。

图5、进口价格与数量指数

02 海外需求局部有所回稳,国内订单改善明显

海外需求局部有所回稳。5月美国ISM PMI为56.1%,较上月增长0.7个百分点,企稳反弹。其他主要经济体,如欧盟、日本、英国等,PMI则继续回落(图6)。

图6、主要国家制造业PMI

不过,5月,韩国贸易进出口出现大幅改善。其中,出口同比增速达21.3%,较上月提升8.4个百分点,为年内最高水平。进口同比增速达32%,较上月提升13.4个百分点,也是年内次高值(图7)。这可能预示着外部需求短期内局部有所回稳。

图7、韩国进出口同比增速


国内制造业新出口订单则随供应链好转大幅回升。叠加政策积极支持和汇率贬值等因素,5月制造业出口订单有大幅好转,制造业PMI新出口订单指数录得46.2%,较上月提升4.6个百分点,不过仍未恢复到3月的水平。非制造业PMI新出口订单指数则仍在低位,较4月基本持平,显示需求基本没有恢复(图8)。这可能与非制造业更多依靠人力资本有关。

图8、出口订单情况

03 通胀压力下,中美关税或有转机?

新冠疫情对供应链的冲击和各国实施的宽松政策,使得海外通胀年初便开始抬头。2月,俄乌冲突又添了一把火,海外各国均面临严重的通胀压力,5月各国CPI同比均逼近20年来高位(9图)。

图9、发达经济体CPI处于近20年高位

而美国的情况似乎更为严峻,据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等经济学家对历史CPI的调整,当前美国通胀比预期中更接近1980年峰值。通胀当下俨然已成为美国总统最为关注的政治议题,直接影响到11月中期选举的成败。为此5月10日,拜登提出“应对通货膨胀问题”是联邦政府的优先事项,并表示正在讨论取消特朗普政府时期对华加征的关税,以缓解通胀压力。

图10、美国各界总统执政时期通胀水平

不过,其后白宫高官频繁自相矛盾的发声,表明拜登政府对是否取消自特朗普政府时期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存在分歧。从最近的表态看,除商务部长雷蒙多外,财政部长耶伦也主张至少部分取消关税。但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则反对美国单方面减免对中国商品的关税,认为关税是今后与中国谈判的重要砝码。

可以看到2018年以来,美国对我国商品加征关税的范围十分广泛。从钢、铝制品,逐步扩大到半导体、摩托车、服装、化学制品、家具、农产品等(图11)。而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表明,如果美国和中国取消贸易战关税,美国取消对所有国家的钢铁和铝以及加拿大软木木材的关税,美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通胀将从其基准水平下降1.3个百分点。这对拜登政府无疑是具有吸引力的。

后续,中美关税进展如何关键还要看未来通胀走势,不过显然留给拜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明日,美国将公布最新的通胀数据,若通胀依旧没有缓解的迹象,那么天平将向减免关税一方倾斜。

图11、特朗普时期中美加征的关税


昨日,国常会部署进一步稳外贸稳外资举措,包括研究阶段性减免港口有关收费,出台力度更大的加工贸易梯度转移支持政策,扩大中西部外商投资制造业鼓励类目录等,显示了我国对稳外贸工作的重视和支持。

面对外贸订单的转移,商务部也霸气回应,表示今年以来,随着周边国家生产端的逐步恢复,去年回流到国内的部分外贸订单再次流出。但总体看这些订单流出的规模是可控的,影响有限。部分产业的外迁符合经济规律,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格局当中的地位依然是巩固的。

我们相信,随着国内供应链的修复,我国供应链的全球竞争力依然存在,美国对取消关税的纠结便是最好的证明。当前,我们需要做的是以我为主,尽快畅通供应链,激活外贸主体的积极性,加快推进稳外贸稳外资部署的落实工作。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经济机器”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长江证券开户淘金

加入特殊资产交流群

好课推荐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