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接人,信息和资产

    和百万人一起成长

  • 长江证券开户淘金

    交易佣金低至1.5%,现在开户送好礼

  • 2020年金融民工逆袭指南

    适合跳槽的小众领域大盘点!

  • 2020年不良资产投资机遇与创新处置模式(上海)高研班火热报名中!

    10月23日-24日(周六日),中国上海

我在他乡一点都不好:现实中的“胡晶晶”们

胡晶晶虽是《我在他乡挺好的》网剧中的一个虚构人物,但她被网贷压垮的这一桥段,却也真实地在我们身边一些年轻人的生活里上演。

作者:愉见财经

来源:愉见财经(ID:fish-finance)

胡晶晶虽是《我在他乡挺好的》网剧中的一个虚构人物,但她被网贷压垮的这一桥段,却也真实地在我们身边一些年轻人的生活里上演。

有句话说,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

表面嘻嘻哈哈的胡晶晶其实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她需要钱,父母住院、家里换房子、亲戚的红白喜事都是她掏的钱;

网贷平台、APP借款申请方便,在手机上上传证件填完信息,慢则一两天、快则当场就能下款,可是方便的背后,绝大部分的网贷平台都有着高额的利息;

随着钱越欠越多,胡晶晶已经逐渐无力还上她的网贷借款;

她被一些网贷平台催债了,电话、短信不断轰炸,用词激烈。

胡晶晶是一个缩影,这让我想起曾经在“愉见财经”公号后台联系过我们的那些网贷借款人的故事。

01

阿良之前和朋友一起合作做点小生意,赚了一些钱,成了农村老家亲戚朋友当中有头有脸的“有钱人”。大家都以为他到大城市混得好,跟胡晶晶一样,亲戚有啥手头紧的时候、朋友有啥困难,都会找阿良支援。

阿良热心仗义爱面子,永远都不好意思说“不”。于是花钱如流水,借出的钱很多也肉包子打狗要不回。

后来生意越来越难做,导致他跟合伙人之间的矛盾也愈发激烈,最后闹到合伙人直接撤资“溜之大吉”。这下本来就没啥积蓄的阿良,不得不想办法借钱“补锅”。

往往到了这个时候,才晓得什么叫世态炎凉。肯借他钱的朋友,远远没有问他借钱的朋友多。而能给他贷款的银行,他之前就已经贷了;能透支的信用卡,也都已经透支了,最后连信用卡透支绕一圈的钱也不够了。

阿良知道信用卡不能爆,这个一爆要上征信,坏账数额大了,像他这种恶意套现的,还有可能要吃官司。于是迫于“临时调头寸”的无奈,阿良在朋友的介绍之下用了几家网贷平台借款。

网贷下款的确很快,这看起来像是一个好办法,但最终变成了糖衣炮弹——裹着方便的糖衣,里头是高息的炮弹。

根据阿良后来给“愉见财经”发来的照片,他前后陆陆续续在十几个平台有将近60000元的借款,而且都是借款期限一个月左右的短期借款。

下图是阿良的记账本。

因为都是短期借款,而且几乎是同时借的款,所以面临同时到期还款,可想而知,阿良的还款压力有多大。

阿良不是个案。有数据显示,现金贷共债者比例超过95%,这些共债者至少在两家现金贷平台上有借贷记录,平均借贷次数在6次左右。

虽然并非家家网贷都榨取高息,但的确有相当一部分,利息不菲,或是利息听起来似乎不高,但加上砍头息、手续费、滞纳金、罚息,就夸张了。比如阿良这笔借款,额度1500元,到账1230元,他借款一个月后还不上,听说逾了两三期吧,吃罚息滞纳金,最后一共要还2155元。

对,借1230,也就几个月后,还2155。

后来的阿良,和胡晶晶遇到的压力一样,被催收人员狂打电话、爆通讯录,每天至少二十几个。还有伪造的司法文件和佯装成律师的催收人员,用各种话术威逼利诱。阿良也害怕,不敢接电话了,那就轮到各种催收短信轰炸,内容从刚开始的温馨提示变成了谩骂和威胁。

在催收压力下夜夜失眠的阿良,渐渐也开始有了抑郁和惊恐症的征兆。只要听到手机铃(哪怕是别人的),就开始呼吸急促、双手控制不住地震颤。

看看老家的父母已经年迈,怕父母担心,阿良从来都是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绝口不跟父母提起此事,所以也得不到父母帮助。

身边曾经称兄道弟、得到过阿良恩惠的朋友,现在得知阿良欠了一屁股债,基本都躲得远远的,有意无意地忽视和远离他,吃宵夜也故意不叫上他,连朋友圈都对他屏蔽了。

后来的阿良,和很多上了网贷之船下不来的小年轻一样——到处“撸口子”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的主旋律。

阿良说,看着每天利滚利的滞纳金,他已经根本没有精力再去想着正常赚钱的路子了,因为来钱太慢,根本跑不过网贷欠钱的增速。他满脑袋想的,就是到哪里去再借钱来还钱、再借钱来还钱……

对了,阿良在“愉见财经”后台的第一句留言,其实就是问我:
“哪里还有口子好撸?”

02

小桐比较幸运,她也曾经欠了不少网贷,但后来成功“上岸”了。

小桐的借款原因和阿良不同,她属于那种看到医美广告、新款包包,就要“星星眼”发作的人,抵制诱惑能力很弱。

最致命的一点是,小桐的男朋友对她的外表颇有不满,而小桐又长了个“恋爱脑”,这也致使她在用现金贷进行微整形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在用完借呗和花呗额度之后,她就开始在医美中心推荐给她的现金贷平台借款。而且据小桐说,她去的那家医美机构反而不希望她全款、还诱导她向“合作”的现金贷机构借钱整形,这样他们好一鱼两吃、赚钱赚两道。对借钱的客户,医美机构还能多送个面部护理、小气泡之类的小项目。

于是,小桐前前后后在8个平台,欠了将近40000块钱。

很快,月收入才几千元的小桐,还不上钱了。看到罚息,她也害怕。

好在小桐借款总额不算大,悬崖勒马,及时向爸妈坦白,一五一十说明了情况。最后小桐的父母帮她堵住了网贷的资金缺口,才停止了这场没有终点的长跑,让小桐不至于在滞纳金利滚利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03

后来的故事,我没有再追下去了。最后一次和阿良聊天,是在网贷平台受到集中整治那阵子。

那天阿良挺高兴,说是有个平台自己倒了,以至于连还款链接都登不上了,平台账单也无法查到,反正阿良本来就搞不清楚自己还剩多少钱要还,于是干脆就坡下驴,不还了!反正,也没人来催债了。

“以前只知道投资会遇到爆雷,没想到现在连想还钱都能遇上雷。”

他断断续续留言,说他后来研究了一些对策,比如凡是资金来源是银行的,他就选择把凑出来的钱尽量先还这些平台。

又说他试着找还活着的平台讨价还价去,就只还本金部分,不愿意还利息了,谁要肯就先还谁。谁要不肯他就去金融办投诉去,说对方高利贷该抓抓了。

用这种办法,阿良还真缩小了债务总量。

再后来,有些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哦对了,那次,他还说了自己的新生活,已经不做以前的赔本生意了,而是找了份稳定的工作,还升职做了生产线上的小组长,也加薪了。那天的他颇有正能量,说着,困难是暂时的,靠自己的努力打了“翻身仗”,接下来就是要奔小康了。

04

2016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2017年底,原银监会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从管理审批权限、重新审查网络小额贷款经营资质、股权管理、表内融资、资产证券化等融资、综合实际利率、贷款管理和催收行为、贷款范围、业务合作、信息安全、非法经营等方面,规范网络小额贷款经营行为,严厉打击和取缔非法经营网络小额贷款的机构。

此后,一系列监管举措陆续出台,包括网络小额贷款管理办法、互联网贷款新规、禁止小贷公司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等,均剑指市场乱象,为消费信贷规范发展保驾护航。

这两年,砍头息、套路贷、高利贷、违规营销、暴力催收、数据违规使用等乱象多发的一批网贷现金贷,已经受到严厉打击整顿。同时监管对于网络小贷利息的严格管制,也使不少公司原有的“高收益覆盖高风险”商业模式无以为继。

一个现象是,不少地方小贷公司逐步退出市场。7月27日,央行发布2021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截至2021年6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6686家,贷款余额8865亿元。仅一年时间,全国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减少647家,从业人员减少9309人,实收资本减少212亿元。

《他乡》剧中的胡晶晶,如果能够再坚持一下,理智地解决网贷问题,也许剧情可以峰回路转。

被网贷拖下水的人,曾经一度把了结一屁股债务叫做“上岸”。希望“胡晶晶”们的岸上,有灯火点点。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愉见财经”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长江证券开户淘金

加入特殊资产交流群

好课推荐
热门评论
  • 佳诺
    佳诺

    转让/注册 研究院、金融服务外包、催收公司、融资租赁、基金管理、资产管理、 投资管理、私募基金、商业保理、拍卖、典当行、法务、信用管理、债权债务、融资登记、融资担保、小额贷款、不良资产处置等公司及分公司 黄先生:13538243513

    2021-10-21

查看更多评论>>